灌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灌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抑郁症如感冒一样可被控制

发布时间:2020-07-13 10:49:17 阅读: 来源:灌木厂家

李兰(化名)说,得抑郁症就像骨折了,接骨后恢复得差不多时,能跑能跳,当你快要忘记它时,碰上阴天下雨,它就会疼,让你意识到自己的“与众不同”。

前不久,美国喜剧影星罗宾·威廉姆斯和中国青年翻译家孙仲旭因抑郁症相继自杀,让被称为“蓝色隐忧”的抑郁症再次受到人们关注。抑郁症,大众对这三个字并不陌生。联合国资料显示,全球大约3.5亿人患有抑郁症,每年约有100万人因此自杀。有数据说,中国因抑郁症一年总损失达513.7亿元。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抑郁症已成为世界第4大疾患,预测结果显示,抑郁症、癌症及艾滋病将成为21世纪的三大健康杀手,抑郁症易感群体,几乎覆盖了成人的每个年龄段。

最新信息表明,中国广东的科学家在全球抑郁症研究领域有了新的突破,这无疑是抑郁症患者的福音。

日前南方日报记者走进广东省精神卫生中心(广东省人民医院心理精神科),与专家一起探究导致抑郁症的个人原因与社会因素。

快乐怎么找不回来了?

抑郁症不仅是“心病”,而是一种让患者大脑丧失或者损害正常的控制能力、表达与反应能力和沟通能力的一种涉及身体多系统的疾病,要自愈并不容易。

广东省人民医院惠福分院八楼的一间病房内,电视上正播着火热的选秀节目,58岁的李兰盯着电视,却没心思去理会在演什么。

“我只是想消磨时间,转移注意力,尽量不让杂乱的想法占据大脑。”李兰记不清这是她第几次住院,虽然一直尽力去治,可抑郁症像影子一样无法甩掉。

谢永标是省精神卫生中心精神科病区主任,李兰正是他的老病号。

20年前,一次情感上的挫折让李兰深受打击。此后,她开始出现不适:胃口不好,常腹痛和腹泻,心跳得特别快。李兰去医院消化科治疗了一段时间,病情毫无起色。不过她始终没往抑郁症方面想。

43岁的老张初患病时,症状也有些相似。5年前,老张是一名性格开朗的货车司机,工作强度大,每天为生计奔忙。突然有一天,他开始吃不下睡不着,腹胀还头痛得厉害,去看了消化科,治了好长时间也没有好转。

“他们都属于常见的抑郁症患者,过去被称为隐匿型抑郁症。在我国较为多见,开始以各种躯体症状为主要表现。”谢永标说,许多隐匿型抑郁症患者都曾想靠自己挺过去,但总是徒劳。

李兰就曾不断暗示自己,“跨过这道坎”就好了,没想到情况越来越坏。再后来,不开心的情绪“爬”出来,就回不去了。

“不少人认为抑郁症只是‘心病’,其实它是一种多系统身心功能失调的一组临床综合征,大脑发生了器质性和功能性改变。”谢永标说,简言之,抑郁症是一种让患者的大脑丧失正常的控制能力、反应能力和沟通能力的疾病,所以要靠自己的意念和决心“修复”,并不容易。

果然,李兰越来越消极、不快乐,对身边的一切失去了兴趣,连说话都累,甚至无法专心工作。她很自责,认为拖累了家人。

“为一切真实或虚构的失败自责是抑郁症患者的典型症状之一。”谢永标曾遇到一位患者,是单亲妈妈,抚育三个孩子上大学。在晚年患抑郁症后,她多次自责地说,当年送孩子出去上学,条件太艰苦,自己做得不够。

“不开心”和开心的对决

外界的偏见加剧了抑郁症患者的心理压力。患者寻医问诊大多要鼓起莫大的勇气,“曾有一个患者号也挂了,钱也交了,但在科室门口愣是坐了两小时没进来。”

“知道老张得了抑郁症,同事朋友都不敢相信,说乐观开朗的他怎么会这样,总让他别和自己较劲。”老张的妻子说,为了不让自己被边缘化,老张刚开始并不承认得病,并坚持上班。但身体不适的加剧让他不得不面对现实,“连续看了两个医生都说他得了抑郁症,再开车不安全,他只好乖乖治病。”

“不少人对抑郁症缺乏认识或存在偏见。”谢永标认为,这一方面是因为人们对抑郁症的理解存在“扩大化”,将抑郁症等同于精神分裂症等精神疾病,甚至认为他们是“疯子”等;另一方面,部分抑郁症患者患病后的形象不好、结局不好,要么是梵高、海明威那样自杀的“怪才”,要么是回避社会、丧失工作和人际交往的“另类”。

但是,若不对抑郁症患者进行有效干预,让不开心的心“打败”了活下去的信念,有人就会走向极端。美国喜剧影星罗宾·威廉姆斯和中国青年翻译家孙仲旭便是如此。

老张的妻子至今也忘不了那让人心惊的一幕。去年7月的一个早晨,她像往常一样早早起床,问老张想吃些什么,但怎样都摇不醒他,看到床头柜上空空的安眠药瓶,就急忙拨打120抢救。此前老张曾两次试图结束生命,都因被及时发现而获救。为了减少痛苦,如今老张几乎什么都不做,在家里一躺就是一天。过去最喜欢的聚会也唤不起他的兴致了。

“抑郁症患者消极情绪的产生,目前医学认为主要与正肾上腺素、多巴胺和血清素这三种关键神经传递素的缺乏或功能紊乱有关。”谢永标解释,当神经传递被打断,大脑的功能就会出现混乱,容易出现负面情绪和身体异常感觉,患者日趋痛苦。

治疗突破:中国科学家的新发现

在西方,抑郁症被称为“蓝色隐忧”,“心灵感冒”。这意味着,它就像伤风感冒一样是常见病。通过合理的治疗干预,70%-80%的病人若积极配合治疗将取得明显效果;不过抑郁症是慢性病,会反复,既然不能摆脱,可以试着接受它。

“在中国能认识到这点的人不多。”谢永标说,要不是著名主持人崔永元公开说自己是一名重度抑郁症患者,做了个“活公益广告”,说不定如今知道的人还更少。

“虽然至今病因未明确,但抑郁症是一种有生物学基础的疾病,是生物、心理和社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谢永标希望以此强调一个观点——抑郁症是生理疾病,而不是心里想不开,人们不能因此对患者存在偏见。“这样会相对减轻患者所承受的压力,促使他们积极就医,坚持治疗”。

李兰也坦言,多年来,治疗效果虽不能百分之百让她满意,但也曾经历过长达七八年的稳定期,“那是黄金时期。我只要吃药,抑郁情绪就没冒出来过,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70%-80%的病人只要积极配合治疗,效果是很明显的。不过抑郁症是慢性病,会反复,因此需要调整心态、需要长期的治疗。”谢永标常常和患者说这样的话,“生活还要继续,可以像崔永元那样,该怎样还是得怎样。既然不能摆脱,可以试着接受它,让它成为生命的一部分。”

“近年来,我国越来越多的医院开始组织各科医生接受精神科专业知识培训,促进综合医院门诊及时发现精神障碍患者并督促他们就诊,为患者提供更好的治疗。这一点,广东省人民医院走在前面。近年来,由广东省人民医院党委书记耿庆山牵头的非精神科医生的精神医学诊疗技能培训班在广东很受欢迎。”

据最新消息,科学家也在抑郁症的发病机理上找到了新方向。

前不久,南方医科大学副校长高天明教授和朱心红教授领衔的研究团队,在世界顶级科学杂志《自然》子刊《自然医学》上发表文章称,星形胶质细胞释放的ATP(三磷酸腺苷)有着快速抗抑郁作用。

ATP的职责是为生物体的活动直接提供能量。所有的细胞都能合成ATP。科学家采用基因敲除、转基因等技术手段,发现星形胶质细胞释放ATP减少,导致小鼠出现抑郁样行为,而外源性给予ATP或内源性激活星形胶质细胞促进ATP释放,可在一周内快速逆转动物的抑郁样行为。由此证实,ATP的释放或可为治疗抑郁症提供新的切入点,这也是世界上首次报道ATP的抗抑郁作用。

根据2007年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卫生经济学教授胡德伟联合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的测算结果,中国因抑郁症一年总损失达513.7亿元,其中56.2亿元为医疗费用,此外都是“间接成本”,包括患者因病失去工作或不得不调换工作带来的损失。

中国科学家的这一发现,为解开抑郁之谜、研究靶向药物提供方向。据高天明介绍,下一步,他们将通过人脑标本库“脑库”检测其中抑郁症患者的大脑,获得ATP影响抑郁症理论在人体上作用的证据。再下一步,就是研制治疗抑郁的靶向药物。高天明说,抗抑郁症的靶向药物将为广大患者带来福音。(记者 曹斯 实习生 黄欢欢 许诺 通讯员 郝黎)

延安职业装制作

周口设计西装

淮安工作服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