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灌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中国式造城困局少海新城30亿基建工程烂尾五角棱镜

发布时间:2020-10-18 20:03:37 阅读: 来源:灌木厂家

?

这像是中国亢奋的房地产运动催生的一个局,当市场的大潮退去,一批裸泳者该如何上岸?这显然是个问题。

两个18洞的高尔夫球场,碧草如茵;4A级风景区,国家级湿地公园……

如果回到初始精美的宣传画册里,胶州湾畔的少海新城,必定艳光四射。然而,摆在面前的,却被当地人叫“空城”。

整个少海新城,是一个典型的BT融资的新城开发模式。从2000年左右开始,BT模式在国内盛行超过10年。

整个新城的形成链条是,少海新城发展管理处分四期出让新城开发项目,投资方以BT融资模式承揽四期基础工程建设,根据合同,地方政府以土地置换完工项目。接着出让土地,启动商业项目建设,资金分期逐步回笼。而房地产开发环节,则属于BT模式循环开发中,资金回流的终端一环。

对于如今的“空城”,记者向项目业主方少海新城发展管理处了解工程现状。一名姓庄的工作人员不承认项目在两年前被叫停,而是处于局部整改中。但项目进展情况,违规情况,则称需要“落实”后再答复。

然而资金的困窘在各个环节里流露出来,利益链条上的关系裂变,致使盘根错节的复杂内里,以及BT融资模式中容易滋生黑幕的乱象,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一个承建商的反戈

这些内里的呈现,起于一名承建商的“反戈”。

“真是搞不懂,解决问题,他们都很积极,但就是不付我们工程款。”8月5日,和工程链条上的上家分包商又一场协调,但依然无法达成协议,陈建平非常懊恼。

陈建平是青岛鸿爵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爵”)的项目经理,是胶州市少海新城BT项目中第四期基础建设中的工程分包商之一。快三年了,陈建平为了追讨2000来万工程款,与上家的分包企业不知协商了多少次,至此催讨无果。

查询胶州市政府历年政府工作报告,少海新城的规划、立项可追溯到十年前。

在2008年胶州市政府工作报告中,完美设想是,将少海新城打造成集城市综合服务、休闲旅游、商务研发办公于一体的旅游新城。不过,如今的面貌“变脸”成一个超级别墅群。数年间,2000多套别墅矗立起来,成了国内罕见规模的别墅新城。

少海新城以曾经非常盛行的“BT融资”模式,快速启动。

现实与规划反差悬殊。

7月中旬,胶州市少海新城香港路北侧的欧洲镇工地静悄悄的,路边标记着施工单位“深圳建工”的围挡阻挡着外来车辆的进入。与工地一墙之隔的警务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工地停工很久了。

现场看到,南侧项目基本完工,土石成堆。值守工地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按照计划,南侧别墅项目应在今年5月31日向业主交房,但目前看来,施工收尾没做,绿化没做,恐怕年底都难交房。他说,因为开发商资金紧张,建筑商未能按时拿到钱,导致许多工人离去,延缓了工程进度。

南侧有别墅30栋,值班工作人员称,“每栋卖价应在一千万以上”。

北侧工地则仍处建设初期,在现场的公告板上明确其开工时间2011年10月,竣工时间为2013年11月。但记者注意到,别墅项目仅完成框架,而多栋高层还未封顶,一栋高层目前刚完成地上一层。

“欧洲镇、板桥镇以及基础工程都是深建工的。。”一位参与少海新城基建施工的某企业负责人对此颇为感慨。

“深建工”即是对深圳建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简称,记者掌握的工程资料显示,欧洲镇工程2010年10月完成招投标,深建工中标。如欧洲镇一样远超约定竣工时间的还有另一个商业项目板桥镇。该项目原定的竣工日期是2012年年底,至今逾期一年有余。

但建设方深建工的一名工程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工程在两年前被“叫停”,但他们的工程基本完工,在等审计,尚有部分供应商的款项在等投资方落实资金结算。深建工这名负责人所指的投资方,是青岛源洲。

分包链裂变

“已经停了两年多了,政府为什么迟迟不审计?”一名工程的项目负责人道出了这个僵局形成内因,“主要三个因素决定,一是市场,二是政府,三是源洲,因为银行房地产开发贷收紧,市场房价下滑,投资方源洲垫资回笼缺口扩大。”

这其实是一个在中国盛行10年以上的BT项目工程的造城样本。

2007年7月13日,胶州市政府与广东联泰集团签订BT协议,由广东联泰,在8年内投资30亿元,以BT方式对少海新城进行整体开发建设。

2007年11月,工程正式启动。“BT模式一个重要的弊端是承建项目的资金压力大,因为垫资建设所需资金大多来自银行或拆借,如果银根收紧,将导致工程停滞甚至停工,建筑商无法获得工程款。”一名有资金介入BT项目开发融资的银行人士称。

陈建平负责少海新城南湖的清淤工程,工程总量116多万方,工期6个月。陈称自己2011年进场施工,2012年因发包方不按时结算工程款而停工,工程量仅完成一半。至今,他还没有拿到应得的工程款。

陈建平是一批分包工头中比较坚持的一个,而有的分包商由于催讨无望,最终选择了以物抵债,比如以汽车抵债等等。

“其实,整个工程的启动至今,只有源洲3个亿的保证金,估计现在还有4000万存余,等政府审计后,会予以返还。”一名知情人士透露,但此组数据没获源洲证实。

塑胶地坪

超高分子量聚乙烯板

成都防滑处理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