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灌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动画大师宫崎骏跟儿子一起上演欢喜父子冤家[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25:52 阅读: 来源:灌木厂家

题记:  父亲的德行是儿子最好的遗产。  ――塞万提斯  夜空中可以没有明月,但动画界绝对不能少了宫崎骏。《天空之城》、《幽灵公主》、《千与千寻》、《哈尔的移动城堡》,这些脍炙人口的作品,陶醉过千千万万颗心灵。但是这样一位折桂奥斯卡,为日本抱回第一座“金熊”奖杯的大师,却有一本难念的家经。虽然,他能令笔下枯燥的线条千变万化,细腻地描述出亲情,可他对和大儿子宫崎吾郎结下的“梁子”,却一筹莫展。2008年,这位“失职”的父亲,推出了向儿子致歉的《悬崖上的金鱼姬》,迎来了爷儿俩之间长达四十年的破冰之旅……   父子不睦:都是动画惹的祸  在与同事田朱美结婚的翌年,也就是1967年1月21日,沉迷动画制作的宫崎骏喜得贵子。那一年宫崎骏只有25岁,似乎还没做好迎接新生命的准备,随意地给儿子取了个极没想象力的名字――宫崎吾郎(宫崎家的儿子)。  那时宫崎骏正担任《太阳王子历险记》的场面设计及原画,成天忙得焦头烂额。遗憾的是,这部后来引为经典的呕心之作,初期投放市场却反映冷淡,这让宫崎骏心烦意乱,哪还有心逗弄怀中娇儿?家务全丢给妻子打理了。  1969年已拥有两个孩子的宫崎骏时来运转,开始在报纸上以秋津三郎的笔名连载短篇漫画《沙漠之民》,此时他已经解决了全家衣食堪忧的危机。面对快三岁的大儿子,宫崎骏记不清他什么时候开始叫“爸爸”。每天从早忙到晚,让宫崎骏忽视了儿子的存在,直到有一天他把长子举起来,迎着窗口,让阳光照在他的身上,仿佛欣赏一幅油画。透过时光的颜料看到儿子第一次笑,第一次爬行,他乐呵呵地喊着:“噢,我的儿子。”  1971年的秋天,作为新剧《长袜子的皮皮》的企划人,宫崎骏到欧洲乡村去采风,难得地带上了两个儿子。孩子的天真以及童话般的哥特建筑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在他以后许多的动画中都有踪可寻:尖房顶,圆柱体的屋里,总住着黑眼睛黄皮肤的东方小孩。这是儿子烙给他一辈子的印记。  令人扼腕的是,回国不久,原著作者“反水”,取消了合同。宫崎骏投入全部心血的作品就此夭折,他悲愤地跟大家投入到《鲁邦三世》的制作中。他越来越忙,一个星期有六天是在半夜回家,甚至连陪同家人出去照一张全家福的时间都没有,妻子只得用笔画了一家四口,权作充数。那几年里,宫崎骏不知道儿子们在期末是拿A还是拿C,更没有给他们买过一把玩具枪。  渐渐长大的宫崎吾郎,继承了父亲的天赋与性格。他细腻而敏感,非常喜欢画漫画。有一回,他正画得入迷,被父亲撞见,竟惨遭喝止,“谁让你画那些玩意儿的?”他反驳,“你不也在画吗?!”父亲铁青着脸,甩手给了儿子一巴掌,“多嘴!”在父亲的横暴下,宫崎吾郎并没退步,背地里,依然倔犟地涂抹着心中的梦。  宫崎骏无暇顾及儿子与他之间愈来愈深的隔阂;而儿子要想了解父亲,只能去看他拍的动画片。高中毕业,无师自通,绘画成绩优异的宫崎吾郎毫不犹豫地报了漫画学院,再次遭到父亲强硬的反对。无奈之下,他略作退让,选择了森林工学科,从事与画画沾亲带故的园艺设计。  自此,父子间形同水火。对不可理喻的父亲,宫崎吾郎只得出一个结论,“他是一个不近人情的人!”多年以后,宫崎骏还私下对朋友感慨:“吾郎同我一样,性格太固执了!”  《地海战记》:父子大玩无间道  宫崎骏跟儿子发了几次火,却改变不了儿子的雄心壮志。宫崎吾郎也不明白父亲霸道作风后面深藏的爱心。于是最后只能借助家庭会议解决。结果,老爷子无奈地认可了儿子的想法。  对儿子挑大梁的戏,表面上宫崎骏坚持三不,“不多嘴、不动手、不多看”,可私下却忍不住大拆墙角。他故意臭骂儿子的动画师,意图让对方主动走人,还鼓动儿子的工作人员罢工;看到儿子设计的分镜头,劈头大骂:“你脑子里到底想的啥?我看不出半点有关动画的思维!”面对父亲的百般刁难,宫崎吾郎只得大体上向父亲的风格靠拢,以免这个后台老板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2005年大年夜,宫崎吾郎的母亲一个电话,让一年来形同陌路的父子俩勉强坐在了一起。通过这次面对面的交谈,宫崎吾郎才知道《地海战记》是父亲特别钟情的一部小说,为得到改编权,二十年来一直费尽心机,大功告成时却被他横刀夺爱了。宫崎吾郎眼里涌着泪花,举起了酒杯。他第一次发现,父亲那满脸桀骜的胡碴子是那么可亲。  2006年5月,片子杀青。试映会上,大家正聚精会神地观赏,不知何时宫崎骏不声不响地来了。发现父亲的那一刻,宫崎吾郎的内心怦怦跳,他不知道父亲会如何看待自己两年来的心血。放映完毕,老人给了儿子一张纸条,背着手悄悄地离开了。那纸上写有一句话:“看得出来,你是用心在做!请继续做下去。”大师这次无声胜有声的指导手段,让儿子感慨万分。  2006年7月,《地海战记》上映后,吸金70多亿日元,成为年度票房冠军。在赚足眼球的同时,更多的是山呼海啸般的批评,“瞧,海报上那条龙,像宫崎骏的手笔,可惜没有那么飘逸!”“他连他父亲的一只脚趾也赶不上!”“简直是宫崎骏的拙劣复制!”而最好的赞誉不过一句,“有宫崎骏的风格!”  暗使影响力,迫使儿子弄出跟自己风格一样的作品,宫崎骏心情自是大慰。他解嘲说,“看得出来,他是宫崎骏的儿子。”可是对儿子的作品,又改口狠批,“不过他不适合搞动画!”父亲兜了一个圈子,又回到了原来的观点上,这让儿子十分不爽。父子关系,重又降温。  父子相拥:迟来四十年的特殊道歉  世界上有了男人,也就有了父与子的“战争”。从屠格涅夫的《父与子》到朴劳恩的《父与子》,都在努力剖析这尴尬的父子之情。年事渐长的宫崎骏,也愈来愈想理清他跟大儿子宫崎吾郎的事儿。于是便有了2008年7月上演的《悬崖上的金鱼姬》。  该片以一个叫宗介的男孩子,因工作狂的父亲很少陪伴,常常去海边玩耍,帮助一个金鱼公主变成人,自己也获得成长的故事,从多方面探讨了父子之间的隔阂和交流。而孤独的宗介正是其长子宫崎吾郎儿时的写照。  宫崎骏为了打造好这部动画,事必躬亲,这个讨厌电脑特技以及迪士尼流水式生产的孤傲老人,凡事都要亲自过问。当儿子的哪有不心疼父亲的,“爸爸,我看可以采用3D制图!省力气!”老人勃然大怒:“我不会向好莱坞投降!那样做出的东西不够真实!”结果1小时40分钟的片子,画幅多达17万张,比时长2个多小时的《千与千寻》还要多三分之一。每一个分镜头,他都“要亲眼看看才放心!”  精雕细琢的片子一经上演,就好评如潮。许多人体会了温暖的亲情后,表示恨不得马上就生个孩子。宫崎吾郎也感动地说,“走在街上都会紧张的父亲,他天生的表达方式就是动画了。真的谢谢他带给我们这一部难得的好影片!”  2008年1月5日,宫崎骏生日那天,一家人围着白发苍苍的他唱起了生日歌。老人道出了内心的真情,“吾郎,我不让你踏入此行,是因为你踏进来,就是一个艺术家,就要面对无数攻击。这里面狂风巨浪,你准备好了吗?”宫崎吾郎说,“我准备好了!爸爸!”宫崎骏笑了,“其实在我看来,和父亲成为同行没什么不好。”这时,他只是一个老人,一个可亲的父亲。  第一次,父子俩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动画。偶尔言及时下浮躁,充满靡靡之音的动画片,宫崎骏依然痛心疾首。“我真怕他会被他的怒火焚毁。”宫崎吾郎不无担忧地说。一天,他宽慰老父,“爸爸,别拿老观念来衡量现实啦!”宫崎骏立即回击,“你懂什么,你先做好自己!”良久,老人喃喃地说:“我想要拯救那些坠落的灵魂。”儿子握住父亲苍老的手,瞬间就原谅了这个老人。  其实,在宫崎骏喜怒无常的背后,藏着他饱经战火,颠沛流离的苦难童年。他身上纠缠着战争与和平,工业文明与田园牧歌的冲突。他声称为了不让人们陷入动画情结难以自拔,要退休,可是又不断推出新作。对此,宫崎吾郎忧伤地说,“父亲很内向,又渴望表达。尽管在作品中宣扬着热情的生活,但他的内心却有些悲观。他代表了一个时代!”  幸好,他的孩子都没有抛弃从宫崎骏那儿继承的艺术天赋。长子宫崎吾郎在建筑设计上颇有成就,幼子宫崎敬介更是日本著名的版画大师。历经岁月磨练的大师,思想愈见敏锐,内心却渐趋宁静。见儿子们事业有成,家庭和睦,他也非常高兴。常常带着小孙子一起出去玩,似乎要把失落的父爱加倍还给孙子。  宫崎骏是佛教徒,受他的影响,一家人都信佛,坚信“积善成德”。宫崎吾郎常常陪父母去寺里上香。香气缭绕的时刻,两个男人的火气沉淀了。原来,能和睦共处的男人,不仅是兄弟和爷孙,也可以是父子。为动画沥尽心血,常常幻想着一场洪流席卷一切,等待废墟上冒出绿色的嫩芽的宫崎骏,对他而言最好的归宿,是家!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